吳統雄

我在教學方面的各種嘗試,就是對孔子杏壇希臘學林「全人教育」理想的復興與追求。

統雄社群-相關主題

而當前的教育制度與生態,似可命名為「功利教育」,兩者的差別如下:

第一、教學目標:「多元學習」對「分流學習」。

第二、教學方法:「重過程(獨立好問)」對「重結果(編序背誦)」。

第三、教學雙方的關係:「親子關係」對「主顧關係」。

第四、教學成果:「潛移默化」對「立竿見影」。

教學目標:「多元學習」對「分流學習」

大學評鑑

大學改變人生

全球有多種大學評鑑,其中一般的客觀指標均為:設備、資源、財務、師資、畢業生出路…等。而主觀的指標就是社會形象,常與校友的成就相關。而其評鑑方法常是各校教師互評,所以也難免與教師間的資源分配性、學校的活動力、公共關係能力有關。

U.S. News Best Schools應該就是這類評鑑的代表者之一,雖有論者認為其不能反映大學真正的品質,但仍不失為有參考性的概略草圖。

這類評鑑原始可能是服務,但隨著使用者增加而產生商機,許多國家的各個機構,紛紛搶進推出相關大學評鑑,除了收受廣告費、查詢費之外,還發展出各種衍生商品,如各種收費認證,尤其厲害的是搭配銷售旗下各種期刊,而這些期刊不但不付稿費,還是要反過來向作者高額收費的。

而各國大學在全球化招生的壓力下,也盡量和與己有利的評鑑配合,互相吹捧,形成一種獨特的、有名又有利的「B 2 B」商業模式與商業叢集。

其中最 等而下之的評鑑,就是比論文數。所謂等而下之,因為這種評鑑已經忘了學校的基本任務在「教育」,忽略了學生的存在。

但美國仍有一個「大學改變人生」組織(Colleges That Change Lives, CTCL),他們的理念還是以「教育學生」,而非「壯大學校資源」為中心,這倒與我的教育理念有相當相似處,他們建議大學的特色指標是:

‧合作學習,而非競爭學習。

‧強調「價值」的討論。

‧強調「社群」的意識。學生間不僅是4年同窗,而是長遠的連繫。

‧學生為求學問而來,而非為求學位而來。

‧學生要能具體說明大學如何改變了他們。

‧重視全人教育,從入學到畢業的核心目標是改變氣質,更重於學業成績。

CTCL的指標,相對較難量化,但並非不能量化,而是需要熱誠與時間投入觀察。

而現在的評鑑方式,多半是依靠相對少數、簡單、非品質的問卷;或是拜拜式、半天、一天浮光掠影的參訪。其行銷的意義,可能遠高於教育札根的效果。

孔子杏壇 是全科式、六藝並進的「全人教育」,而希臘學林 是不分科式、漫步自由談的「全人教育」。

而近代分科教育興起,形成「兩種文化」的思潮,將年輕人制約成理工、或人文的兩型,喪失了平衡發展的自信。

我常常願意提醒同學:學業「專長」是為了分類「職業」,而不是分類「人性」;多元學習不是負擔、不是考試,而是回復以人為本的樂趣,落實學習的深度與廣度。

教學方法:「重過程(獨立好問)」對「重結果(編序背誦)」

當前幾乎都是將教科書當成「聖經」,而教導學生反覆抄寫聖經。考試會考亞理斯多德、伽利略、牛頓…的名字,卻不講他們的思考過程。書上會講他們成就的結果,卻沒有提到他們的學說中,曾有許多錯誤。沒有「辯難」的觀念:在嘗試錯誤中,解決問題的來龍去脈。

譬如不論微積分統計,都只講計算方法,卻不提及兩者其實是完全不同的思想方法。不僅數學物理…教學方法如此,文科社會科的問題更嚴重。

當前的教學方法是為考試、為證書、為形象的教學,很難培養「獨立好問」的精神。

教學雙方的關係:「親子關係」對「主顧關係」

我雖身為教師,但時時亦在教學中學習,檢討我所設計的教學活動中,常存以下的問題,盼先進與同儕能為我解惑:

1、大學教育的目標是傳道?還是授業?除了傳授技術,額外的理念分享是應然?還是多餘?

2、學生是教育的「產品」還是「市場」?如果是產品,那麼就要盡心雕琢,不論原料為何,都要堅持一定的製程與測試;但如果學生是市場,那麼就要全力迎合學生的需求,避免給學生學習壓力。何者為先?

3、教師的角色、職責、與師生倫理的變遷為何?是類「親子關係」?還是「主顧關係」?當前對大學教師的一般要求是專業上的教學、研究、服務,而不含對學生人格與倫理面的責任,是否表示「人師、嚴師」的角色將消褪,學生必須為自己負責,自行規畫接受訓練的內容與程度,自求多福,畢業後才面對社會與企業的真正考驗,而教師只是學生「經過」大學的導遊。

教學成果:「潛移默化」對「立竿見影」

如果教育就是就業訓練,當然是分科訓練較好;如果訓練的目標只是熟練、反覆的作同一個動作,當然是編序、背誦、考試的方法較好;如果學校就是收受費用、提供服務的機構,師生關係當然是主顧關係在經營層面上較好。

這也是當前教育追求立即效果的實況,而可命名為「功利教育」的原因。

功利教育是社會多數必然的選擇

當前功利教育的形成,其實是社會多數必然的選擇,也是符合「TX取用模式(TX Adoption Model)」不可逆的結果,是不可能用個別人為的力量去改變的。

不論孔子、或是亞理斯多德的學校,規模都很小,事實上只有一位教師。只要教育組織一膨脹,就一定會質變,也不容易獲得主流教育資源的支持。所以,全人教育只能期待個別教師的投入。

全人教育只能期待個別教師的投入

我對全人教育的投入,基本層次就是「理論與實務並重」,各門課都應該有實作成果,綜合呈現我在教學目標、教學方法、與師生關係的理念與實踐。。

尤其我創辦世新大學資管系時,更建議學生必須通過「畢業專題」製作的檢驗,將分科能力匯整為綜合的、完整的能力,並且公開的展示出來。經過師生長期共同努力,世新資管的畢業展,已成為國內教育界的特色,並在每年國家資訊展中,擔任資管教育成果的代表。

為了達成這個更深層次的目標,歷年來我有以下的具體嘗試方法:

1. 開發「網路輔助教學」

2. 實施「英語輔助教學」

3. 實驗「管理人格教育」

4. 創設「虛擬平等校園」

這些嘗試不僅著重在「授業」上的求變,更期望能探觸「傳道、解惑」的目標。經過十餘年長期的努力,也許收到了以下一些粗淺的效果:

1. 破除社經階層學習障礙,啟發世新學生隱藏的潛能。

2. 實踐知識即生活,協助學生融入社會、獲得肯定。

3. 在嚴格的教學要求中,誘導學生發現學習的趣味。

我在英語教學、網路教學的實驗,其實都是在學校補助這方面的活動之前展開,僅但願借此機會,與先進們分享這種不斷激勵英才的理想、在教學上始終尋求進步機會的熱情。

雖然,我曾經2度獲得「世新大學教學特優教師獎、管理學院教學特優教師獎」,我的嘗試實在也是一種學習,並不敢侈言有何績優事蹟。甚至,我始終還在思考探索,當前的師生關係,到底應該是近於「親子關係」?還是「主顧關係」?我一面執教,一面也在學習,盼先進能為我解惑!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頁尾 Down to page bottom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