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視訊創作 記錄片報導與評論影片定義與分類
Documentary Video Definitions and Categories

記錄片的定義與分類

Documentary Film/Video 一般譯為紀錄片或記錄片,隨著社會多元化,它的功能已超越對有歷史意義的「紀錄」,而兼為報導、評論、甚至隨興的手記。事實上,英文的原意也包括廣泛的「記錄、文獻」涵意。由於「記錄」可與「紀錄」通用,而前者涵蓋面更寬,故本系列文章均稱通稱為記錄片。

古典美學取向的記錄片6分類

記錄片的「編劇」理念和劇情片相當不同,素有記錄片之父尊稱的英國評論家葛裡爾森 John Grierson (1898 – 1972),首倡「記錄片」一詞。他指出:記錄片乃是一種「對真實的創造性處理」,「不是一面鏡子而是一把槌子」,強調記錄片應有主觀的詮釋。

在記錄片的分類方面,一般會介紹Bill Nichols的「6分類」法:詩歌式、 昭告式、觀察式、參與式、反省式和表現式。

這是一種古典美學式的分類,出於分類者主觀的經驗與靈感,實務上真正要以作品歸類時,不一定有一致見解,由於被列為入門常識,還是簡介如下。

一、詩歌式記錄片(Poetic Documentary)

詩歌記錄片出現於20世紀20年代。不強調敘事,不強調連貫剪輯。以抒情、暗喻、華麗的影音,呈現影片節奏韻律之美學要素,刻意忽略傳統敘事方式與特定的時空背景,「重組世界拼圖」,將歷史材料轉化成更抽象的表現形式,開放觀眾自由詮釋的空間,而非知識性的說服,是20年代與現代主義的結盟表現。代表作為伊文思(Joris Ivens)的《雨》(Rain)。

二、昭告式記錄片(Expository Documentary)

昭告式記錄片以全知的觀點運用大量的旁白,直接對觀眾分析解說影片內容,藉由各種象徵:知識份子、權威人士,或口齒清晰的專業播報員聲音,主導、說服觀眾的判斷。尤其是在社會議題的爭辯上,常以「上帝傳講」的姿態調爭熄火,主導眾論,這是20年代和30年代期間常見的表現手法。

三、觀察式記錄片(Observational Documentary)

觀察式記錄片是以上「主觀」取向的強力反彈,強調記錄片應該一如鏡像般真實反應對象。由於攝影機和磁帶攝像機的出現,使得記錄片導演可以成為「牆壁上的蒼蠅」(fly on the wall),在場而不干擾,追求純粹客觀觀察式的 「直接電影」。觀賞者有如蹲立在鑰匙孔的位置,窺見影片中的真實人生。是一種對攝影者與器材的全不在場之假裝,這種記錄片長於現實世界的表達,但對於歷史題材卻難以處理。由於放棄了解說、字幕,影像的表達很容易流於冗長而沉悶。

四、參與式記錄片(Participatory Documentary)

參與式記錄片出現於20世紀60年代。不避諱攝影者的在場,相反,刻意強調導演與被拍攝對象的互動,雙方在影片中交替出現既觀察也參與的「真實電影」,攝影者可以現身於正在紀錄的影像中,與被攝影的主角對話、分享生活的經驗,猶如「目擊證人的誠實」見證一切。代表作品是讓魯什(Jean Rouch)和埃德加莫林(Edgar Morin)的《夏日紀事》(Chronicle of Summer)。

五、反省式記錄片(Reflexive Documentary)

反省式記錄片出現於20世紀80年代。這種類型的記錄片的顯著特徵在於對記錄片呈現社會歷史過程本身的反思。和其他類型記錄片一樣,反射型記錄片重視對現實世界的表達,但更為重要的是,導演在片中同時表達對記錄片創作本身的反思。這種影片往往顯得更為抽象,難以理解。代表作是《姓越名南》(Surname Viet Given Name Nam)。

六、表現式記錄片(Performative Documentary)

表現式記錄片把真實的事件進行主觀的放大,為激發觀賞者對影片創作者個人見解的體會,從而進一步去思考創作者所欲觀賞者突破的偏見與成見,攝影者會融合許多表現技巧,或是實驗性的、虛構的、前衛的、作戲的等等各種方式,以喚起觀賞者用不同的角度與立場,重新觀察生活中的一切,本質上是一種自傳體例。


製作實務取向的TX 記錄片3分類

統雄老師則從實務的角度,「如何取得/處理/與闡述歷史記錄、檔案視覺資料」的具體可測量方法,建議分為3類:詮釋式記錄片(Interpretative Documentary)報導式記錄片(Journalistic Documentary)戲劇化式記錄片(Dramatized Documentary)。而在各種數位視訊、微電影作品中,「事件與節慶記錄片」,是最具商業可能性、以及成為一般職業、殘酷考驗較低的類型。

一、詮釋式記錄片(Interpretative Documentary)

主要使用歷史、檔案視覺資料,但會增加後製效果。

片中主要採用的歷史視訊、影像、文獻均為史實,表現的重點在詮釋與評價。

詮釋式記錄片的變格與發展

在原始資料難以取得時,以小比例補充視覺模擬、或情節復現。

二、報導式記錄片(Journalistic Documentary)

當事件發生時,主要使用同時、同步拍攝過程,可能是單機、或多機拍攝。

這種方式不會有事前劇本、但會有程序企畫案。如同採訪報導,在事前仍需要對事件有充分研究。

但如果報導是多線進行,事後整合,則通常也會準備事後的編輯劇本。

報導式記錄片的變格與發展

在同步資料難以取得時,以小比例補充視覺模擬、或情節復現。

個人數位與網路媒體興起後的「微記錄片」,包括個人化的日記片、視覺式的隨筆片…等。

三、戲劇化式記錄片(Dramatized Documentary)

主要使用戲劇化的資料,製作記錄片的內容,又可以分作2種製作取向:

戲劇化「情節復現」式記錄片

第一種是「情節復現」將過去發生的事件、以忠於史實、但以演員演出的手法表現。這是主流記錄片的一個重要方法,以記錄片見長的National Geography, Discovery 這類型的作品非常多。 

戲劇化「微記錄片」

第二種則是「微記錄片」戲劇化,追求戲劇性娛樂的內涵與效果,重於記錄/文獻的形式與取向,目前在YouTube 等上非常多。

戲劇化式記錄片的變格與發展

資料戲劇化改編影片:將現有記錄/文獻/影片,作改編、尤其強調 Kuso (亂整)趣味化的作品,也可以納入這個分類的變形發展。

動畫輔助式報導與評論影片:近年出現許多動畫輔助式報導與評論影片,可以說記錄片類型的延伸發展。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