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疆界校園/互動教室-

理想、實驗與檢討

虛擬無疆界校園是經由網路社群,達成跨校園、跨國際的學習組織,不僅可以縮減實體的空間和時間,更可以縮減「社會階層」的差距。我們自2002年於世新與臺大開始推動的「無疆界校園、群體互動教室」,2002年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SVSU,2005年美國喬治亞理工(GT)也加入合作陣營,已經局部實踐了這個理想。唯實施10年檢討,短期的未來整體發展並不樂觀。

這幾年國內高等教育界已在積極推行網路教學,不過,常見的實施方式就是把教材放至網路上,其次為提供視聽與多媒體輔助學習功能,且絕大部分課程都是針對校內的同學實施,造成許多學生認為網路教學就是「不用到校上課」的誤解。

利用科技分享‧彌補社經地位差距

這個現象也反映了科技與人文「兩種文化」依然分流,科技往往局限在狹窄的工具應用層面,卻忽略了科技可嘗試解決人與社會問題的方案。

我們認為有必要再提出「無疆界校園、群體互動教室」的新觀念和新教學模式,進一步整合網路技術與教學資源,再加上以下四個特點:大幅增加跨校園師資;提供不同校園學生互動學習活動;提供具有科技整合性學習內涵與要求實作成果;打破社會經濟地位的不平等、與社會資源的分配不公。

學生的學習成就一半是自己努力的責任,另一半則是社會責任。而自己的責任部分中,又有一半是「知不知道可以努力、如何努力?」 -也就是有沒有受到啟發的機會。

我們自己的親身經歷,與接觸各個校園的學生,對社會階層影響求學的限制感受最深。觀察出身鄉下地區、或是貧困家庭的學生,並非沒有才華與潛力,但在沒有競爭力的環境中不知道如何學習,缺乏受到啟發的機會,久而久之容易失去自信心而甚至自暴自棄。

實體資源有限‧啟發環境無疆

一般教學的空間與資源是有實際限制的,但教學的「啟發環境」卻是可以資訊科技創造,彌補社會資源不足的。

分享主義的網路社群應表現的是樂於借助資訊科技,將虛擬的資源與環境分享、回饋給社經地位居於劣勢的族群。

所以,我們主張的「無疆界校園」模式,強調的是實作、互動、與合作,學生必須針對學習科目製作一項群體專案;不是把教科書放到網站上,不是背誦與考試網路化,更不是放棄師生間的親身接觸。以我們當前的實驗課程為例,在世新和臺大間,提供相同的師資與課程,老師到兩校正常授課,學生有一樣的學習條件,接受相同的作業與評鑑,並在互助與競爭的啟發環境中,學習領導與被領導,共同完成實作與發表。一方面世新學生可以體驗臺大的學習環境,另方面臺大學生更可藉此機會瞭解其他校園文化,以助於全方位的發展。

遠端分散趨勢‧校園開始磨合

美國哈佛大學近年預言未來的企業必然將走上「遠端群體管理作業模式」,從成本、利基、經濟效益言,遠端分散生產必然佔據優勢;但是,管理文化的磨合與調適,將是最大挑戰。臺大和世新的學生正在一起學習中,這是一個額外的附加價值。

世新與台大兩校各有自己的學風與特色,透過兩校的合作及良性競爭,結合彼此的資源與人力,將雙方的創意與活力,以共同製作「大學青年.網路雜誌」的方式呈現出來,打破校際之間的隔閡,促進兩校之間良好的交流與互動,以達成無疆界校園的目的‧

以「數位文創企畫案」的競爭與合作為例

本文附錄是無疆界校園的互動活動之一:「數位文創企畫案」競賽,將兩校同學的企畫案透過開放式網路,以多媒體影音的方式發表、宣傳,並透過網路投票,票選出他們理想中的「最佳企畫案」,最後由幹部領導實作‧透過良性的競爭與互動,創造出無疆界校園‧


實驗10年成果檢討

無疆界校園的理想深遠,但實驗的實踐成果,反映整體發展並不樂觀。實施10年後的2012年,已經萎縮回單一臺大校園。

原因有以下幾方面:

不創新、不遠見的人類基本行為模式

為什麼一天到晚都會聽見:要創新、要遠見的呼籲?因為人類基本行為模式就是不創新、不遠見的。

人類主要取用行為的原因就是立即或短期需求,首選方法就是容易-也就是不需要創新改變就可以取得。

無疆界校園的學習目標,就是從事跨國際、跨文化的企畫、合作、管理。

就事實而言,全球人類有這樣需求的人數少之又少,而人性通常不願事先準備,一定要到需求發生,才開始嘗試錯誤。在學校期間嘗試錯誤的成本,幾乎沒有。但在實務上的嘗試錯誤,就有相當風險,這也是當前跨國際、跨文化的組織行為,常有困難的原因。

現在的教育生態,愈來愈向買賣行為、主顧關係靠攏。這樣要花大力氣、整合學習的內容,包括:創意、企畫、管理、合作、溝通、語言、文化、群體組織、數位科技、互動網路技術。這樣的課程不會是學校主推的產品,也不會是消費者優先想買的服務。

領導者取向與資源分配

創新的成功,必由上始,似乎是人類歷史的鐵律。因為創新的構想或許成本很低,創新的實現是一定需要相當資源的,而領導者的取向,也就決定資源的分配。

本實驗迄今的唯一固定資源,就是臺灣大學提供的2臺伺服器器與教學周邊設備。

世新大學受限於國內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無力提供資源。當初規畫課程所需的第一代伺服器與相關設備,還是由統雄老師自費捐獻給學校的。

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SVSU大力支持本實驗的顏副校長,曾經支持本實驗國際交流的各項變動費用。但也隨著顏副校長退休,結束合作。

繁星實為孤星

本計畫有一個深遠的期待與理想:打破社會經濟地位的不平等、與社會資源的分配不公。

有這種觀念的先進其實不少,當前大學入學的繁星計畫,也是基於相同的理念。

然而,事實上的繁星數字,相對整體,實屬「孤星」。享受到的人,反而變成某種特權。

而無疆界校園的理想,則是國內外各大學不分形象、不分明暗,共同結合成瑰麗的多元色彩,全部融合在一個大星系中。

弱勢不僅是資源‧也是心理

繁星計畫實施不算久,已經聽到有些大學提出要縮減繁星名額的消息,原因是繁星生不若一般生積極。

無疆界校園的發展過程中,也發現類似的現象。美國大學的師生的參與感似比國內的各大學師生積極。而臺灣大學的師生參與感,又似比私立大學的師生積極。

可能原因的觀察是:居於弱勢者心理上:不敢高攀、不願高攀、不必高攀。

不敢高攀:長期的社會形象差距,變成社會相信的差距。

不願高攀:弱勢者受到的培育不足,也會與優勢者發生事實能力的差距,等到發現時,可能已經距離太遠,如果要追上,非常費力,因而缺乏堅持的決心。

不必高攀:每一個社會階層長期會形成內部自足感-大家都一樣-而也不想改變。

當然,不論形象排行榜、或是事實能力的高低,是由資源優勢者訂定標準與規則的,又是一種人類的不公平。

譬如,為什麼美國大學的師生的參與感比較高?因為參與的語言是英語。如果溝通語言是中文,說不定參與感就會反轉過來。

又譬如,為什麼反映學術形象的是相對極少人看、極少有實務幫助的CIs?而不是絕對極多人看、對極多人有協助的Google 排行榜

不過,辯論,不會改變社會相信與社會的不公平。只有加倍努力,經長期潛移默化、建立自己存在與發展的價值。

資源弱勢者如果心理也困於弱勢,就不容易積極。

可能因教改導致的學習心態改變

臺灣教改以後,很多老師發現,由於「無門檻」的大學教育,培養成許多學生不願費力學習。

這種學習心態的改變,特別反映在不願意實作、不能接受壓力、不肯負擔責任、不歡迎課程有整合性能力要求-譬如數位文創課,但要使用英文等。

10年前,臺生的程度、努力與學習成果,我覺得與美國學生並無差別。但10間,我已察覺國際生的平均表現,已漸漸超越臺生。

同時,10年來的網路社交氛圍,也使得宅文化愈來愈普及,不少年輕學生寧可虛擬交友,不願實體與人合作。上午的課程,愈來愈多人起不來而缺課,更難參與群體創作。

10年前,在群體作品組織中,難免會有一、兩名學生會失職,但出來擔任群體幹部者,一定是有高興趣、高動機者,也從而有高能力、高責任感,最後會領導完成高品質的作品。

但這一、兩來,竟然也發生幹部落跑的情形。

無疆界校園/遠端合作/互動教室,是一種有遠見的創新與理想,但在廣泛實踐上,仍然有許多障礙。


附錄:群體互動教室與遠端合作管理實例

1. 企畫案發表與評審簡介

2. 企畫案發表-世新校區 (1)

   企畫案發表-台大校區 (1) (2)

   評審講評-世新校區

   評審講評-台大校區

3. 跨校候選企畫案簡介-世新校區

   跨校候選企畫案簡介-台大校區

4. 跨校投票  

5. 互動合作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至相關主題 Go to related pages
上一頁 Back to previous page 回頁首 Up to page head 下一頁 Go to nex page  
請點這裡看所有留言分類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categories of comments
同類別內相關主題